札幌,艳阳天。室外气温高达30摄氏度,烈日高悬。

  刚刚走完50公里的边通达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从凌晨五点半到上午九点二十二分,他走了将近4个小时。

  汗水浸透,冰水降温,比赛之后的他全身已经湿漉漉的,背心和短裤紧贴在身上,汗水顺着一缕缕的头发滑落,滴到地上。

  在走到混合采访区的时候,边通达的短裤上还别着一个别针,针尖朝外,还没有来得及合上。

  边通达说,这是他为今天的比赛特意准备的,怕自己放弃。

  边通达在比赛中。

  感觉难受的时候,要放弃的时候,就扎自己一下,刺激大脑。

  为了防止别针掉落,边通达还往胸前的号码簿上别了另外两个作为备用。将近4个小时的比赛,他扎了自己十几下。

  扎虎口,扎手腕,扎小臂,边通达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从放弃的边缘拉回来,最终完赛。

  “我就是不想给自己留遗憾。”他说。

  在这条比马拉松跑还要长将近8公里的赛道上,这位30岁的老将已倾尽所有,第七名,是最后的结果,也是当日参赛的三位中国选手中的最好成绩。

  “天气热,对于我来说还行,主要还是没经验,最后,自己已经尽力了。”边通达说。

  这是男子50公里竞走这个项目在奥运上的谢幕演出,在3年后的巴黎奥运会上,这个项目将不再作为奥运会的比赛项目。为了这具有历史意义的最后一战,边通达从头到尾跟住了第一集团,到最后冲刺阶段才遗憾落败。

  50公里竞走堪称奥运会上最艰苦的项目之一,几乎在每次比赛中都有大量的选手在比赛的后半段选择弃赛或是慢走完赛。边通达说,比到最后十几公里,自己也想过“散步”完赛,但他看了看胸前的国旗,想到这是奥运会,又想到这是这个项目在奥运会上的“绝唱”,就硬是坚持了下来。

  即便,他在那个时候已经失去了拿到奖牌的希望。

  边通达在比赛中。

  同样留下遗憾的,还有名将罗亚东,他在前20公里冲出大部队独自领走,但在后半程还是被其他选手赶超,最终排在第28位完赛。

  “上了一次厕所,拉肚子了,可能是饮料没喝对。”罗亚东说,在两年前的世界田径锦标赛上,罗亚东曾获得第五。他也被认为是中国3名选手中最有希望冲击奖牌的人选。

  “我也想取得好的名次,50公里项目的最后一届奥运会了。今天,确实感到遗憾,没有发挥好吧,身体跟不上了。”罗亚东说。

  走到最后几公里的时候,罗亚东的疲劳也逼近了极限,但他也咬着牙坚持了下来。“我不停地提醒自己,不能退赛,千万不能退赛。”他说。

  边通达接受采访的时候,拿到第21名的王钦缓步从边上路过,他拍了拍边通达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陆续有医疗人员推着轮椅,载着体力耗尽的运动员往外走,为了这场比赛,所有选手都拼尽了全力。

  罗亚东说,50公里竞走是一个艰苦的项目,但另一方面也会锻炼人的意志力。“在以后的生活中,对自己也是一种帮助。”他说。

  拿着冰袋和冰水,边通达慢慢走出了赛场,身后响起了中国记者们和当地志愿者们的掌声。

  他的别针,依然没有来得及合上。